Tags: 小說

顧雲歡已經把顧衍抓進了她的懷中,她的目光掠過唐若甜,放在顧雲擎身上。

顧雲擎身上原本慵懶的氣質早就變了,變得極爲危險。 詹可茂也沒想到好友會突然來這麼一句,那視線卻還是放在窗戶外面的某一處,他立即明白,他其實也是自己對這份感情迷茫了,不理解自己爲何會那麼鍾情於莫筱竹,才會問出這種很沒水準的問題。

可是……他也還是忍不住想要談一談自己爲何會對夏鬆雪着迷。

“她身上有別的女人身上沒有的東西。”

“哦?”

聽聞此話,白皓宇終於肯將放在莫筱竹身上的視線轉到詹可茂的身上,詹可茂忍不住在心裏微微嘆息:現在想要跟你正面交談,可真是不容易。

“她直接,坦率,漂亮又不做作!”

“呃?這些以前追過你的那些女生,應該也有滿足條件的吧!”

詹可茂聽了白皓宇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不回答反問:“皓宇,主動接近你的那些女生中,且不說有麼有滿足這幾個條件的,有讓你覺得可以過一輩子的嗎?”

白皓宇那坐的散漫的身姿立即一震,眼底裏出現十分認真的神色,一來震驚的是向來不喜歡提及感情的詹可茂,此刻竟然提到了一輩子,看來他是真的對夏鬆雪下了決心;二來則是詹可茂的問話,他想了想之後才點頭表示贊同:“那倒是,你比我強,起碼很多女人接近你,是因爲你很帥,你的外在條件,可是那些接近我的,呵呵……有幾個不是因爲我的經濟條件?”

被白皓宇的話惹得差一點噴了出來,他悻悻然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嚴重懷疑自己要是繼續拿着與水有關的器具,很難保證不噴出來,他推推鼻樑上的平光眼鏡,翹起二郎腿笑着說:“想不到咱們堂堂堂堂白氏藥業的總裁大人,從小走到哪裏都比我受歡迎的白皓宇少爺,竟然會這麼不自信?”

“你敢不敢把你那醜的要死的大黑框眼鏡取掉,再這麼得瑟的跟我說這句話?”

看着詹可茂推他鼻樑的眼鏡白皓宇就覺得鬱悶,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詹可茂那眼睛後面的那雙眼睛有多迷人,偏偏他把自己最迷人的一面隱藏,而自己則被他襯托起來,成了焦點!

天知道這個焦點,他是一百分一萬分的不想當,不知道多想自己是個醜八怪,就算有雄厚的背景,起碼也能嚇走一半的拜金女吧?

見好友炸毛,詹可茂不但沒有一點的自慚,反而更加開心,他乾脆抖起雙腳來,那散着光的鏡片後面,快速地閃過一絲減計得逞的愉悅:“沒辦法,誰叫我這麼的有先見之明,從小就知道我長大後是個不得了的人物,早早地就把自己給保護好了,誰又叫你小時候老鄙視我穿衣服土,不愛說話,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尤其是這個……”

說到眼鏡兒,詹可茂很明顯很故意地再次推推鼻樑上的黑框,笑得十分欠扁:“現在知道它的好處了吧!”

“得了吧你,話說你平時都是怎麼甩掉那些個糾纏不休的女人的?”

詹可茂渾身上下那種清冷的氣質,哪怕是用眼鏡,用沉默冷酷來遮掩,卻還是引得許多喜歡冷酷型腹黑型帥哥的女孩子們的青睞,但是他偏偏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這樣的技術這樣的高招,他問過好多次,偏偏好友就是不說,惹得白皓宇每次在聚會上被家世相當的叔叔伯伯們安排自己的女兒認識的時候,都找不到辦法。

他又不會說謊騙女孩子,要不是他有資格讓對方忍住不快的話,估計早就死在那些值千萬金的名貴花草裏了。

“真的想知道?”

以前對這個問題從來都報以神祕一笑或者乾脆沉默裝死的人,現在竟然有興趣反問這麼一句,白皓宇當下就來了精神,心道好友今天心情一定不錯,會不會是夏鬆雪那邊有進展,不過他卻沒有心思去問,只想知道他擺脫女人的高招!

見好友一副乖寶寶聽課的模樣,詹可茂忍不住起了玩耍的心思:“不告訴你!”

“詹可茂!如果你今天不想橫着出這個辦公室,最好給我老實交代!”

“你確定你能讓我橫着?”

“不然我們試試看?”

白皓宇說話的同時人已經站起來,順便搓搓手,那動作那模樣似乎真的要把詹可茂往死裏打一樣,弄得正好端着托盤準備敲門的張經理嚇得手一抖,險些打翻了他靜心挑選的飯菜。

門口一出現動靜,白皓宇便察覺到,他收起雙手後退兩步,什麼話也沒說坐回原來的位置,這是他在人前一貫的模樣,卻讓張經理以爲他與自己老總真的有什麼不愉快,小心翼翼地進來將東西放好,再小心翼翼地退出。

“看來你準備升職的這個張經理,沒什麼膽識吶!”

“也是,要是有點眼色的人,一定會想辦法說點臨摹兩可的話來解圍,他倒好什麼都不說就溜了。”

“所以?”

白皓宇一邊拿起筷子,一邊夾起一筷子青菜,挑眉看了一眼好友,隨即放進口裏。

“所以保持原樣唄!”

詹可茂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拿起托盤裏的湯勺喝了一口湯,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唔……這個不錯,真想不到我家餐廳的廚師還真不錯!”

見他不像撒謊的樣子,不怎麼喜歡喝湯的白皓宇也還是試着喝了一口,點點頭表示贊同。

“菜的味道也還可以,基本滿意,這樣我才放心把女人交給你的公司,要是不好好對待,後果會怎樣你懂得!”

“靠!白皓宇,不帶你這樣的,今天都威脅你兄弟我兩次了,是想打架還是怎樣!”

比起詹可茂的炸毛,白皓宇顯得異常淡定,他乾脆夾了些菜放到碗裏,繼續走到玻璃窗前,看着一邊說話一邊笑着吃飯的女人,脣角勾起的同時,接受了詹可茂的戰書:“吃完我們去俱樂部,好久沒跟你切磋了!”

“我靠!你還來真的啊?”

“我這人什麼時候來過假的?”

十分理直氣壯地反問,白皓宇繼續背對着詹可茂吃飯,壓根連頭都沒回一下,感受到‘森森’的被無視,(﹃_﹃不是錯別字啊,增加效果故意的)詹可茂很受桑,很受桑,當下咬牙吞下血淚飯,再咬牙切齒地說:“跟你拼了!”

“幹架歸幹架,你還是得回答我的問題!”

終於,白皓宇在碗裏沒了菜的時候才轉身走到好友面前,繼續夾着東西,嘴裏還不忘記給自己弄福利,惹得詹可茂很想現在就一拳打掉他那高 挺的鼻子,卻還是不得不忍住,這可是在自己的公司,一會兒要是真幹起來,豈不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什麼問題?”

“如果擺脫那些難纏的女人。”

詹可茂本來剛纔就是要告訴他的,無奈好友的態度實在太欠扁,他才忍住沒說想吊他的好奇心,沒想到這一架還是得打,既然要打架就沒必要這麼便宜他,於是詹可茂放下筷子,勾勾手指頭讓白皓宇靠近一些,白皓宇對他這動作熟悉的不行,小時候到現在他都不會忘記在有奸計的時候對自己做這個動作,只是這麼個曖昧的動作,在他們之間使用的時候,不但沒有覺得怪異,反而有種讓人遐想的另類美感!

“等你打贏我再說吧!” 餘子強喝了一夜的酒,只想一醉解千愁,到自己私人住處的時候繼續喝,喝得伶仃大醉,不省人事,倒在牀上呼呼大睡?

何雪飛等了一晚上都等不到餘子強回來,心裏有些着急,同時還擔心他私下去找丁小然,所以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怎麼都平靜不下來,但又敢表現得太明顯,只好間接的問:“伯母,子強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會不會出什麼事啊?”

相比之下,鍾敏憐倒是一點都不擔心,悠哉的看電視,還在因爲餘子強和丁小然分手的事感到高興,“你別擔心,沒事的,子強在沒有認識丁小然之前也都是這樣,常常不回來住,在外面玩得晚了,就隨便去酒店住一宿,正常?”

“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他現在那麼生氣,我擔心他——”

“以我最他的瞭解,他現在最多就是在外面借酒消愁,可能是已經喝得伶仃大醉,找地方睡覺去了吧,你不用擔心?”

“啊,這樣還不擔心啊,萬一他醉到在外面,遇到什麼危險,那可不好?”

“怎麼,還沒嫁進門就開始但自己未來的丈夫擔心了嗎?”鍾敏憐對何雪飛這樣的表現很滿意,於是調侃她?

何雪飛因爲太過於擔心餘子強,根本不再害羞,心裏有什麼就說什麼,“伯母,不如我們出去找找他吧?”

“三更半夜的去哪裏找?而且你身上又有傷,行動不方便,你就安心的在家裏養幾天傷,過個兩三天,我保證他會回來?”

“兩三天之後,要是他還不回來呢?”

“那我就到丁小然家去要人,我已經查到她的家庭住址?”

“啊——”

“雪飛,已經很晚了,你去睡覺吧,子強的事你不用太擔心,給他一點時間慢慢調整,不要把他逼得太緊,知道嗎?”鍾敏憐勸說道,完全能明白餘子強今夜不回來的原因?

她會給他一點時間去忘記丁小然的?

經鍾敏憐這樣一勸說,何雪飛就算再着急也不能再表現出來,溫婉的說道:“那好,我先回房休息了,伯母,你也早點休息吧?”

她不能急,越急就越不能成事,一定要穩住?

鍾敏憐在公司裏鬧了一場自殺,傳得是沸沸揚揚,人盡皆知,何方國自然也知道,雖然不滿,但這畢竟是別人的家務事,他不好管太多,只能把不滿壓在心底,專心工作?

鍾敏憐還真的以爲餘子強過兩三天就會回來,可已經過了三天,還是沒有回來,也沒有去上班,這讓她開始有些着急了,於是親自到丁小然家去找人?

經過三天的休養,何雪飛身上的樣也差不多全好了,已經能像平常一樣的走路,此時正跟着鍾敏憐到丁小然家去找餘子強?

丁媽媽一早就起來做早餐,看到丁小然房間的門口緊閉着,心情很是沉重,嘆息的跟丁爸爸說道:“小然都已經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三天了,我這心裏真是難受?”

丁爸爸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着早餐,即使是一點胃口都沒有,也要逼着自己吃東西,也嘆息的說道:“傷口的癒合總是需要時間的,讓她靜一靜吧?如果她的情況實在不好,那就讓千凝過來陪陪她?”

“我也有想過要千凝來,可千凝現在的身份非比尋常,我不好意思叫?”

“雖然如此,但要是真的沒辦法,也只能這樣了?”

“好,我知道了,過兩天小然還這樣,我就打電話給千凝,讓她來一趟?”丁媽媽站了起來,正想要收拾餐桌上的空碟子,誰知這個時候門鈴響了,讓她很是驚訝?

不僅丁媽媽驚訝,丁爸爸也驚訝,都懷疑外面按門鈴的人是餘子強,臉上浮出不悅的怒容?

“我去開門?”丁媽媽想了想,還是決定去開門,誰知開門看到的不是餘子強,而是在報紙上見過的何雪飛,由此推斷,她身邊的女人就該是餘子強的媽媽了?

丁媽媽猜出了這兩個人的身份,更是不悅,沒好氣的問:“你們來幹什麼?”

這樣的打招呼方式,讓鍾敏憐很不喜歡,嘲諷道:“果然是出身低賤沒有教養的家庭,所以才會教出怎麼沒有廉恥的女兒?”

丁媽媽知道鍾敏憐在罵誰,很是爲自己的女兒抱不平,不請她進門,就這樣站着門口和她吵,“那你一大青早的跑到別人家亂吼亂叫,就很有教養嗎?”

“我懶得跟你吵,也不屑跟你吵,免得貶低了自己的身份?我來找我的兒子,叫他出來?”

“笑話,你的兒子怎麼會是我家?”

“這個就要問你的女兒了?丁小然呢,叫她出來?”鍾敏憐不等丁媽媽請她進門,她已經直接闖了進去,稍微打量了一下裏面的環境,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再次嘲諷道:“就這樣的家庭也想和我們攀親戚,簡直是癡心妄想?”

“喂,我還沒請你進來呢,你幹嘛進來?”丁媽媽走到鍾敏憐面前,攔住她的去路,不讓她再往裏面走,根本不管她是什麼貴婦人,心裏直想爲自己的女兒出口氣,所以沒有給她半點面子,“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這樣的闖進我家,就是私闖民宅,我可以告你?”

“就你這破房子,請我來我都不來呢?你放心,只要找到我的兒子,我立刻走人?”

“我說了,你的兒子不在這裏,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你說的我不信,要找找才知道?”

“你憑什麼在我家亂找,你有搜找令嗎?”

“哼?”鍾敏憐冷哼一聲,不跟丁媽媽吵,對一旁的何雪飛說道:“雪飛,你稍微的找找,看看有沒有子強在這裏住的痕跡?”

“伯母,真的要找嗎?”何雪飛當然知道亂闖、亂找別人的房子是不對,所以有些害怕?

“當然要找,子強都已經失蹤三天,這裏是他唯一可能來的地方,找?”

“可這裏是別人家,這樣做是犯法的?”

“一切後果我來承擔,找?”

“哦?”何雪飛拗不過,其實也想找,所以就乖乖聽話的去找了?

但丁媽媽不讓,攔住她的去路,警告道:“不準在我家裏撒野,我不管你們在外面有多麼耀武揚威,在這裏,我說了算?”

鍾敏憐蔑笑的反駁道:“我今天是非要搜不可,大不了我把這裏的房子全買下來?”

“我知道你有點錢,但是你也不要欺人太甚了?”

“是你們先不知廉恥,怪不得我欺人太甚?如果我的兒子真不在這裏,讓我找一找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

丁爸爸一直都在聽她們吵,聽得是火冒三丈,實在受不了了,大吼一聲,“讓她找,找完了早點滾?”

丁小然在房間裏聽到了吵吵鬧鬧的聲音,似乎還聽到了鍾敏憐的聲音,於是就走出來看看,還真看到鍾敏憐,而且還有何雪飛?見到這兩個人,讓她的心情又沉下去了,有氣無力的問:“夫人,你一大清早的來我家,有什麼事嗎?”

鍾敏憐看到丁小然這副滄桑的樣子,開心的笑了,不屑的說道:“如果不是爲了子強,我才不會來這裏?丁小然,你到底把子強藏哪裏去了?”

“我沒有藏他,離開天翔銀行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

“你說謊,他三天都沒有回來,你怎麼可能沒見過他?”

“信不信由你,這三天我都沒有出門,每天除了爸爸媽媽,其餘的什麼人都沒見過?”

這時,何雪飛已經簡單的找過了一遍,回來告訴鍾敏憐,“伯母,什麼都沒有,看樣子子強是真的沒有來這裏?”兒下在敏?

鍾敏憐得到這個答案,不僅不生氣,反而還高興,不管丁小然的感受如何,刺激她,“看來子強還真是說到做到,說分手就一定會分手,既然他不在這裏,那我就去別的地方找他?丁小然,如果當初你願意收下我的錢和子強分手,也不至於落得今天人財兩空的下場?”

丁小然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說過了,我不缺錢?既然你找不到餘子強,那麼就請回吧,不要打擾我爸爸媽媽的生活,所有的事跟他們都沒關係?”

“到這個時候還死要面子,既然不愛錢,爲什麼死纏着子強不放?我已經查過了,你今年二十八歲,比子強大兩歲,怎麼一個老女人,又不是長得太難看,到現在還沒有嫁出去,不是眼光太高,就是野心太大?”

對於鍾敏憐的譏諷,丁小然只是沉默,不應答一句?

不過丁媽媽可受不了,拿起一旁的掃把趕人,“給我滾出去,滾,這裏不歡迎你們,出去?”

鍾敏憐看到丁媽媽手中的掃把,不得不往門口退去,邊退邊警告丁小然,“丁小然,你最好別再來糾纏子強,否則我讓你好看?”

“你再不走,我就讓你好看,滾——”丁媽媽拿着掃把將鍾敏憐和何雪飛趕出去之後就把門關上,火大的怒罵,“什麼貴婦嘛,簡直比菜市場的阿婆還要沒水準,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什麼是上流的貴婦了,哼?”

丁小然頹然的站在原地傷心的哭着,腦海裏不斷重複的放映鍾敏憐剛纔說的一句話——看來子強還真是說到做到,說分手就一定會分手?

是啊,餘子強已經三天沒跟她聯繫了,還真是說分手就分手,明明心裏已經決定跟他分手,可她卻還是那麼傷心?

丁媽媽看到女兒哭成這樣,好是心疼,過來安慰她,“小然,你別理會那個潑婦說的話,她自己也好不到哪裏去,還有臉來說別人?”

“乖女兒,別哭了,你這個樣子讓媽媽看得好心疼?”

“媽,我沒事的,很快就好?”丁小然用手把眼淚擦掉,努力的擠出笑容,然而她現在的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

丁爸爸也走了過來,用手拍了拍丁小然的肩膀,安慰她、鼓勵她,“小然,有些東西該放下的就要放下,就算放不下也要放下,屬於自己的永遠都是自己的,不屬於自己的,就算你怎麼強求也求不來,放寬心點吧?”

“就是,餘子強他媽看不上咱們,我還瞧不上他們呢?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有錢了不起啊?”丁媽媽也跟着勸說,現在還無法平息心裏對鍾敏憐的怒氣?

“爸,媽,我知道該怎麼做的,你們放心,我一定能放下?我先回房間去休息,然後準備簡歷,過兩天出去找工作?”丁小然再用手擦了一次眼淚,努力的停止哭泣,然後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看着女兒離去的背影,丁爸爸和丁媽媽沉重的嘆氣,心疼又無奈?

丁爸爸想了想,還是決定叫謝千凝來,於是對丁媽媽說道:“你打個電話給千凝,告訴她小然的情況,或許千凝能幫上小然什麼忙?就算幫不上,給她找個聊天的對象也好,她整天悶在家裏,會悶壞的?”

“好,我知道了?現在還早,我等會在給千凝打電話吧?時間不早了,你快點去上班,免得遲到了?”

“恩,你在家裏好好照看着小然?”丁爸爸離開之前還有叮囑一句,表面上沉穩,實則很擔心女兒,原本還不是很討厭餘子強,但鍾敏憐今天這樣一鬧,他更是決定不讓他們再來往?

鍾敏憐離開丁家之後,心情大好?

何雪飛不明白她爲什麼而高興,疑惑的問:“伯母,我們都被人拿掃把趕出門了,你還高興啊?”

“當然高興,子強沒有去找丁小然,就證明了他已經真的和丁小然分手,我能不高興嗎?”

“真,真的嗎?”

“雪飛,接下來可就要看你的了,你得加把勁哦?我會派人去查清楚子強現在在哪裏,然後你過去陪他,安慰他、照顧他,這樣的話,他一定會感動的喜歡上你?”

“伯母,謝謝你爲我做了怎麼多?”

“還是那句話,你要謝我,就快點嫁到餘家來,做我的兒媳婦?”yuet?

“我,我會努力的?”何雪飛低着頭,害羞的回答,一顆心像小鹿亂撞一樣,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親們,夢夢的新文《無價纏妻,挑戰神祕花少》已經開始更新了,親們想看巨風的故事趕緊去收藏吧,(*^__^*)嘻嘻…… “洛……洛小姐!”愛娜驚詫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和她身後那個面目嚴肅,身材高大的男子。

洛星辰看了她一眼,“她呢?”

她強大的氣場讓愛娜莫名地緊張,愛娜做了一個吞嚥的動作後,指指身後的走廊方向,“夫人……夫人在病房裏面。”

“夫人?那位是哪家的夫人啊?”洛星辰吃的一聲冷笑,“按照R國的習俗,離婚的女人是不能稱呼爲夫人的。”

愛娜低下了頭,這個她也知道,但是方芸芸不肯啊!

在你夢里為所欲為 沒讓他們叫總統夫人,他們就已經感激涕零了,誰還敢去跟她計較?

可是……
Back to posts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s - be the first one!

UNDER MAINTENANCE

pacman, rainbows, and roller s